| | | | | | | | | | | |

新基建是技术和产业,但更是基础设施_投资

时间:2020-08-14 09:30   来源: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 | 王晓涛

  “新基建确实需要明确的方向引导,因为它的技术、标准、商业模式和投资回报,都有很强的不确定性。同时,参与主体除政府之外还有很多公司,包括互联网企业、运营 商,所以它的复杂度和不确定性比较高。”在日前举行的2020中国互联网大会开幕论坛上,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总工程师胡坚波就新基建阐述了自己的思考和认识。

  “回顾近百年来的工业革命,每一次的工业革命都伴随着一个最主要的科技驱动力,同时会有新一轮基础设施的建设与之对应。我们目前正在发生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它的主要驱动力来自于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特别是新兴技术的创新发展。”胡坚波说。

  他表示,新基建可以有效地拉动投资、带动就业,虽然从经济体量看,新基建只占基础设施投资的10%左右,即2万亿元,但这2万亿元对于改进优化投资结构有非常大的帮助。以5G为例,未来5年投资规模会达到1.7万亿元。从消费的角度看,由于新基建的发展,信息消费正在快速增长,“特别在疫情期间,像在线教育、在线医疗、无接触配送都在快速增长”。“未来5年,5G商用会带动1.8万亿元的移动数据流量消费,2万亿元的信息服务消费,以及4.5万亿元的终端消费,并且5G会直接或间接带动300万个就业机会。”胡坚波用数字描述了未来5G的巨大贡献。

  “新型基础设施是基于新一代信息通讯技术的,但并不是所有的信息通讯技术都能成为基础设施,因为基础设施有它的根本属性。”胡坚波强调,“新基建首先是一种基础设施,因此具有它的基本特征,即基础性、公共性和强外部性,能带来很大的溢出效应。”

  胡坚波表示,过去人们在谈新技术时,往往是将其作为一种技术或者产业来看待,那么现在强调新基建的基础设施属性,就不仅要强调产业本身,而且要希望它能够赋能各行各业。就新基建的发展,他提出了四点建议:

  第一,从时间上要把握节奏、由点到面,渐次推进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技术有其成熟的曲线,很多新技术开始都是创新驱动,到泡沫形成,再到出现回落,然后到逐步稳固,真正提升社会经济效率。因此,不同的城市应该根据自身的情况,即自身的创新能力、风险管控能力、新技术的成熟度来选择。比如,对于北上广这种创新型城市,可以在全广域开展新型基础设施的试点,一些省会城市可以考虑已经度过了泡沫期的一些技术,至于那些跟随性的城市,更多地则要考虑一些已经进入相对成熟期的基础设施的部署。

  第二,在新型基础设施的建设中,要考虑以市场为主,充分发挥政府引导和企业市场创新的作用。新型基础设施的技术性、专业性、平台性非常强,需要大量的专业人才和专业技术,特别像在人工智能、区块链等领域,一定要充分发挥高科技公司的创新力。因此要分类施策,政府要通过引导性投资,多关注一些关键核心技术的研发,以及一些商业模式的探索,对于能够通过市场方式运作的,要更多地依赖市场主体,通过科技创新公司实现创新的引领。

  “政府要注重整个规则的制定,要采取包容的态度,要降低市场准入标准,做好监管,特别是要加强安全监管,营造宽松公平的竞争环境。”胡坚波还认为,数据的治理体系对于整个新基建非常重要,现在数据开放本身面临很多问题,如果没有政府参与很难实现。

  第三,要通过统筹共建培育更多的共性能力和资源,形成新的基础设施。在信息化建设中,很多建设都是基于垂直的线条,结果构建的体系主要是为某个行业或企业所用。在新的基础设施建设中,要把一些共性的能力提炼出来,形成一种公共服务能力,如把不同行业的计算能力聚集起来,形成云计算能力,然后基于其上面的各种平台,通过适配服务于各个行业和企业。

  第四,要处理好新基建和产业的关系,新基建离不开产业的支持,同时它对产业也有带动作用。因此,要借助新基建的发展,提升整个产业供应链的完整性,丰富生态链,加强人才链。通过这些,很好地指引新基建的发展,并为我国整体的经济社会转型作出贡献。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新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0-2016 gcjjx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工程经济信息网 京ICP备060265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