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如何看待国际油价低位运行_投资

时间:2020-05-24 09:26   来源:

  5月份国际油价有所反弹,但仍处于低位——

  如何看待国际油价低位运行

  今年3月份以来,全球石油供求结构失衡叠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国际油价持续低位运行,4月20日,纽交所5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罕见地出现了“负油价”。随着石油减产协议达成,国际油价5月份出现小幅回升,但全球原油供需矛盾仍待化解。

  国际油价会继续走低吗?低油价对我国经济运行会产生什么影响?记者采访了有关专家——

  今年3月份以来,国际油价走势低迷。进入5月份,油价虽有所反弹,但仍处于低位。4月20日,纽约商品交易所5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收于每桶-37.63美元,跌幅超300%。这是自1983年石油期货在纽约商品交易所交易以来,首次跌为负数。

  石油被称为“工业的血液”,油价更是被看作世界经济的“温度计”。当前油价走低是短期冲击,还是将长期持续?低油价将产生什么影响,对我国经济是忧是喜?对于低油价带来的影响,我国该如何应对?就此,记者采访了有关专家。

  国际油价将持续低位运行

  “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使全球能源系统遭遇了70多年来的最大冲击。”国际能源署(IEA)日前发布的《全球能源评估》称,今年全球能源需求将下降6%。

  近来国际原油价格暴跌的直接原因是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全球范围内需求锐减。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研究员、国际经贸学院教授董秀成说,3月以后,疫情在全球多个国家蔓延,企业停工停产,居民外出减少,引发原油需求大量减少,且前期石油库存已近乎饱和。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表示,油价暴跌的深层原因是全球石油供求结构的失衡。近几年,因技术上的重大突破,美国页岩油产业加速发展,挤占了欧佩克和俄罗斯减产的空间,全球的能源格局发生变化。

  正因如此,石油输出国欧佩克和非欧佩克国家在今年年初都不愿意减产,国际原油市场掀起了一波价格战,加快了原油价格的大幅下跌。最终,双方达成石油减产协议,从5月份起日均减产970万桶,创欧佩克减产历史最高纪录。

  林伯强认为,供给端的改善使5月油价回升,但全球原油供需矛盾仍难以化解。

  董秀成表示,替代能源的推广使有些国家甚至制定了燃油车退出时间表,来自发展中国家的需求也逐步趋缓,这些来自需求端的变化,将使未来几年内石油消费量出现峰值后下行。

  “目前欧佩克减产带动油价上扬,但未来一段时间油价维持在每桶30美元至50美元区间的可能性较大。”董秀成分析说。

  这种观点也得到了业内人士的认可。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原董事长傅成玉近日曾表示,油价在未来1年至3年将持续震荡下行,维持在每桶50美元以下,这可能仍然低于很多产油国的生产成本。

  低油价冲击油气上游业务

  我国是石油净进口国,石油对外依存度达70.8%。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总进口额2.07万亿美元,其中石油进口额2404亿美元,石油进口量为37亿桶,平均进口价为每桶64.97美元。

  “油价下跌可以平衡国际收支,减少我国外汇支出。”董秀成表示,如果今年原油价格稳定在每桶35美元的水平,进口量与去年持平,我国将节省1100亿美元支出,低油价将降低经济社会运行成本。

  油价走势对其他能源价格和行业都有较大影响。今年以来,国际市场上的天然气价格一路走低。国际能源署发布报告称,2020年天然气需求将下降5%,这将是自天然气规模化发展以来,消费量同比降幅最大的一年。

  煤炭价格同样大幅跳水。有海外机构认为,短期内尚未发现全球煤炭市场需求回升的迹象,价格反弹的可能性不大。

  国家统计局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4月份我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3.3%,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同比下降3.1%。其中,PPI的下降受原油价格走低影响较大。

  董秀成表示,油价下跌对交通运输等行业有利,但不利于油气行业,尤其不利于上游油气勘探行业。由于我国油气勘探开发成本高于当前油价,有一定规模的原油产量成本在每桶50美元左右,低油价对油气上游业务冲击较大。

  有关专家表示,无论国际油价多低,我国油气供应都不能完全交给国际市场,必须维护国内油气勘探开发的基本稳定,避免国内能源生产大起大落影响经济平稳运行。此外,对于可再生能源来说,油价下跌使其经济性下降,可再生能源将面临严峻的市场考验。

  密切关注应对油价变化

  “我国应密切关注油价走势对金融的影响,做好应对预案。”董秀成表示,油价和金融市场密切相关。在美国,页岩油气的发展与金融市场关联度很大,油价出现暴跌后,已有一些美国页岩油气公司破产。

  林伯强认为,低油价是加大石油战略储备的有利时机,但现实问题是储备设施不足。作为一个石油对外依存度高的大国,可以考虑把石油储备设施纳入基础设施建设,增加我国石油战略储备的能力。

  董秀成建议,要继续完善石油储备体系,完善储备机制,可以考虑引入民营企业,建设民间石油储备库。

  对于几大石油企业来说,降本增效成为应对油价下跌的必然选择。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汪东进表示,今年将全面推进成本管控,在2019年桶油完全成本同比下降9%的基础上,继续努力降低桶油成本,总成本降低不少于10%,全力应对低油价给生产经营带来的不利影响。(记者 黄晓芳)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新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0-2016 gcjjx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工程经济信息网 京ICP备060265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