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廖宇×郑新业 激辩!电改到底跑偏了没?

时间:2016-12-08 06:08   来源:未知

在12月2日举办的能者说:2016能源要害词峰会上的对话环节上,两位嘉宾的激辩掀起了会场小热潮,他们是泰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首席技术官廖宇,和人民大学发展战略研究院能源与资源研究中心的主任郑新业教授。

电改有没有跑偏,是不是存在一些问题?廖宇认为,目前各省推行电改过于激进,政策也不够完善;郑新业则认为,电改的问题在于没有建立起区域性市场,并因此造成了串谋问题。

他们也对电力市场建设提出了自己的提议。廖宇提出,对于鼓励创新,电力市场的公正性比公平性更加重要;郑新业则指出,建立电力大市场有助于稀释垄断,并呐喊有关部门增强监管。

谈问题:电改太激进,监管要跟

廖宇:我们议论电改,不是评判偏和正的问题——这应该是二三十年后评判的事情,但是我们现在能评判速度的问题。电改良行的速度太快了。上一次全国各省争相发布文件还是武昌起义的时候。各省电改文件让人应接不暇。

我们团队花了很大力量研究30个省的电改计划,发现有许多内容都留下了伏笔,用郑教学的话说是一个陷阱,但也是一个机会,就看你能不能挖掘。

我想听听郑教授的意见,除了快和偏以外,别的维度还有没有问题?

郑新业:电改9号文件自身没有问题,行动都已经有了。我特殊提示大家注意,各省电改政策差别很大,不能把改革前的体系优点改没了。我曾经写了一本书,我们政府伪装说有能源用还不污染,但是现在还不可能有干净可利用还便宜的组合。我懂得的电改是,第一是有能源用,第二是清洁,第三是廉价。当然便宜不是政策制订的最主要斟酌因素。

不太准确的说,电改9号文中提到的两件大事,一个是树立电力市场,各个市场开端建立了;第二个是成本监审,发展更快。总的来看,电改起步是良好的。现在的问题是,以省为单位进行电改,电改的红利很难实现。比如现在就出现了一种情况,宁要本省的高耗能的火电,不要邻省的风电、水电。第二个,串谋问题。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出串谋模式。固然这些苗头呈现了,但我认为电改相对不会回首的,估量电改后续还会有第三波、第四波,还会有第七个、第八个配套文件。即便眼前的电改多多少少存在一些问题,但我觉得这个范畴会走向更好的未来。

找方向:要公平还是要公正,降价格还是显成本

廖宇:我感到一个市场应该首先定一个指标,到底是要公正仍是要公正。假如我们要做创新,公正更重要。凭什么小鱼就一定要有饭吃?一个市场公平的状况是,小鱼小虾在各个角落生活,他们目标是刺激大鱼,大鱼必需有反映。如果大鱼太懒太笨,就可能被小鱼赶走。正常情形是大鱼掌握70%-80%的区域,剩下的是小鱼小虾。

世界各国的改革都是在亲近这个状态。好比法国EDF售电公司业务量占全国市场的95%,剩下三百多家抢5%的市场份额;德国一千多家售电公司,其中60%-70%有国有企业、大企业的背景。这其中的对和错,要看以什么样的价值观去评判。我认为一个市场的作用就是允许各种偏门和奇异的需求得到满意。比方说阿里巴巴上面有人卖阿尔卑斯的空气,50块钱一瓶——这不是经济的主流,但当人均GDP超过两万美元之后,就应该有人来知足市场上这种需求。所以会涌现能源互联网、车联网等各种新的技巧。

这是我以为,这场改革应该带来的收成。

郑新业:电改的目标不是让电价涨或者降,而是让价格反映成本。建立市场经济的目就是让价格反映成本。针对主持人方才提的问题,我的建议有两点。

一个是,这个市场越广越好。我们国家要想解决寡头问题,最好的措施就是把市场做大。比如京津冀就不应该分三个处所进行电改,最好一开始就建立京津冀电力市场。因为市场大了寡头气力就缺失了。可以让市场自我去演化。

第二个,国际上的先进经验,怎么解决串谋问题呢?两种方法。像德州划定,一家公司所占市场份额超过20%之后,强迫要求企业卖掉,这是对份额的监管。还有一个是把市场扩的越广,各企业的份额就被稀释了。

另外还可以进行行为监管。现在国家反对一切干预的做法是不准确的,其实应当反对的是不当干预。我们现在的干涉就错配了,不该干预的干预了。像售电公司这种市场资格不要管,让公司自己去干就是了。政府真正的资源应该投入市场主体的不正当行为的监管,终极的目标是使价格反映市场的成本变动。否则就变成几家一串谋,价格大幅度偏离成本。这就变成一部分人抢夺另外一部分人的手腕,不是我们想看到的。如果出现大规模的串谋还不如不改,N个小寡头实在比一个至公司垄断还要坏。

廖宇:你这个观点我是完全不赞成。价钱反应成本的条件是有成本,但是能源互联网做的不是这件事件。为什么我们在有新能源的状况下才谈能源互联网,因为新能源是边际成本为零的能源,只有运营维护成本。这个逻辑是非常重要的对社会的一个转变,就和我们的微信、互联网大批应用是一样的。如果每个人收微信要付成本,互联网的模式基本出不来。反过来,我们用边际成本为零的新能源冲击传统能源,解决的问题就在于让所有商品没有成本和零成本,就是羊毛出在猪身上最后让狗付钱的奇怪的贸易模式。

郑新业:现在风光加在一起是3.27%的比重可以称之为边际成本为零,实际本钱不为零,如果比重占20%以上,备用成本就应该摊到里面去。所以我不认为你那个成本为零。

治串谋:市场、监管两手抓

郑新业:我本人从国际经验看是两个,一个是市场份额不够20%根本上能够做到,串谋急剧减少,或者前四家比重不超过60%。

第二监管是少不了,但是我们国家基本上做不到。所以我认为应该直接建立区域市场,不要建各省的决裂市场。

热门新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0-2016 gcjjx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工程经济信息网 京ICP备060265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