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风暴眼中的中美领事馆:领事馆减少

时间:2020-07-28 09:24   来源:

  【深度】风暴眼中的中美领事馆:领事馆减少意味着什么?

  国家领导人第一次访美的细节——1979年邓小平把休斯敦作为重要一站,不仅参观休斯敦航天中心,还在看马术竞技表演时戴上“牛仔帽”。随着休斯敦总领馆开馆,当地还组建了很多华侨爱国组织,和总领馆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美国在不同的时间段,都会“找茬儿”攻击中国政府,这也给驻美使领馆工作带来不小的压力。2008年北京奥运会举办前,美方以人权等问题施压中国,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阮宗泽那段时间在美工作,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现在驻美使领馆面对的压力和当时有所不同,当时还有“安全距离”,比如有些人借苏丹达尔富尔等问题在使领馆门前搞点抗议,但现在性质已不一样——是美方对我外交机构直接下手。他分析说,休斯敦总领馆何时恢复正常还不好说,还要看以后的情况,“不管美国谁在台上,恐怕美中关系都要经历一段相当艰难的时期”。

  关领馆是把双刃剑

  “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的几年,《环球时报》记者曾在中东某国家常驻,每次中国使馆举办的活动,美国驻该国外交官员大都会“每请必到”。据他们反馈,中国使馆举办的活动,他们觉得最安全。同样,在中国的美国外交人员和机构也是如此。北京、广州、上海、武汉、沈阳、成都,在中国内地这几个设有使领馆的城市,一批又一批美国外交官也见证着中国的稳定和发展。

  美国驻华大使馆和领事馆的官方网站显示,在北京的美国大使馆担负着中美双边关系的使命,“作为美国国务院第二大海外建设项目,使馆内有超过20个联邦机构的(办公室)”。美中1979年1月1日正式建交后,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于同年8月31日正式开馆,现在,广州是美国在全球最大的签证中心之一。该网对1980年开馆的上海总领馆的描述是:“坐落在中国商业与金融中心的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包含来自美国国务院、商务部以及农业部的雇员,领区的总人口超过2.17亿。总领事馆签证处签发的非移民签证数量在全世界美国使领馆中排名第三。总领事馆的美国公民服务处为居住在领区内的4万美国公民以及每年访问该地区的近150万名美国游客提供服务。”美国有几大领馆这些年还建了新馆舍。比如,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于1985年建馆,最先的办公地点在锦江宾馆西一楼,刚开始时仅有6名美国官员和约29名当地雇员。如今,位于成都市中心南边的领事馆规模已扩大到有200多名员工,其中非中方雇员占到1/4。

  美国驻华使领馆的外交官大多给自己起个“地道”的中文名。如驻广州总领事李靖、武汉总领事傅杰明、上海总领事馆总领事谭森以及刚“完成使命”的成都总领事林杰伟。美国近来向中国派遣了一些“可以说中文”的外交官,并称这“反映了整个世界的大趋势,以及美国政府所提到的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一面说着重要,一面又做些小动作。本月12日,美国驻华使领馆在官方推特账号发出一则污蔑“中国政府在新疆侵犯人权”的推文,并配有一张经过软件PS处理、攻击“中国商品是奴隶劳工制造”的图片。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驳斥这种做法“实在是令人不齿”。因美国介入香港等问题,美驻华使馆负责人最近被中国外交部紧急召见的频率也有所提高。

  美国舆论也在掂量“关闭领馆风波”可能带来的后果。《华盛顿邮报》认为:“以牙还牙地关闭领事馆可能会伤害美国的‘眼睛和耳朵’,而不是中国的。随着实地接触的渠道减少,中美两国沟通和化解摩擦甚或危机的方式减少。一个担忧是,即使这是选举年的政治操作,但也让下一届美国政府修复两国关系遇到困难。”美国彭博新闻社称:“北京关闭美国驻成都领馆的决定,不仅将迫使美外交官离开人口与德国相当的四川省省会,还将关闭一个美国监听西藏事态进展的重要据点。”美国国务院前官员詹姆斯·格林也表示,中国想让美国受到的伤害更大一些,所以选择了成都,“关闭它就切断了我们与西藏的联系,这对我们是一个政治打击”。《今日美国报》评论说,相互关闭外交机构、驱逐外交官的做法“听起来很有戏剧性”,但通常也是一把双刃剑。2012年至2014年担任美驻俄大使的迈克尔·麦克福尔说:“打击情报人员是正确的做法,但关闭领事馆适得其反,最主要的受害者将是那些要拿到俄罗斯签证的美国人。总的来说,我认为限制俄罗斯人和美国人之间的接触不是一个好主意。”

  领馆减少意味着什么

  中美这一波政治碰撞牵扯到各自的驻外机构,并引发国际上的特别关注。今日俄罗斯电视台26日报道,对美国闯入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一事,俄科学院美国和加拿大研究所专家帕维尔·波德列斯内表示,在涉及其领土上其他国家的外交财产时,美国一直没有改变自己的这种行为。2018年美国在关闭俄西雅图领馆时,美情报人员也曾试图冲入俄领馆。他认为,美方对中方外交机构的无礼行为,会进一步加剧双方间的对立,而“恶化与北京的关系对特朗普有利,他就是把打中国牌当成竞选活动的重点”。

  “2018年,我们没有相对应要关闭美国在符拉迪沃斯托克的领馆,而是提出关闭其在圣彼得堡的领馆。”美对俄也发起过“签证战”“关闭领馆之战”,俄《消息报》等媒体的相关报道总是体现出“战斗民族”的强悍。俄科学院世界经济和国际关系研究所亚太研究中心主任洛马诺夫认为,美国近期攻击中国的言行,正在摧毁“过去40多年来中美关系所积累的一切”,特别是休斯敦总领馆关闭“具有象征性意义”,因为它是中国在美开设的第一家领事馆,建于1979年两国正式建交的那一年。

  “尽管关闭领事馆事关重大,但也并非没有先例,特别是在两国关系紧张时。” 奥地利电视一台近日的报道也回顾了美俄前几年如何相互威胁关闭对方领事馆、驱逐对方常驻工作人员,并认为“为大选造势的美国,不排除关闭其他中国驻美领事馆的可能性”。奥地利《标准报》刊登国际法律师莱登穆勒的文章,专门提到1999年以美国为首的北约部队悍然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事件,并谴责美国的做法。文章说,炸馆事件激起中国民众的愤怒,美国使领馆门前爆发反美抗议活动,当时美国驻华外交官员也极力为该事善后。时任美驻华使馆公共事务官员保罗·布莱克本2002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说,当时美国使馆人员立即开紧急行动会议,通知所有工作人员及家属待在外交公寓中,采取相应的安全措施。布莱克本还假装骑自行车路过使馆,在街角停下来观察动静。那段时间,他还和在上海、成都领事馆的同事保持联络,并协助大使尚慕杰草拟声明,对炸馆事件“深表遗憾和歉意”,呼吁两国在未来应保持良好的伙伴关系。布莱克本总结说,应对炸馆事件是“美国重大的外交失败”。中国外交部前部长李肇星在回忆录《说不尽的外交》中谈到,在他担任驻美大使的3年时间里,最难的日子莫过于1999年处理炸馆事件,并详细讲述了如何与美方“吵”“斗”,如何“逼”美方道歉的经过。

  和处理炸馆事件时中美两国使馆的紧张状态一样,眼下,美国驻成都总领馆与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的工作人员身处政治风暴之中,压力无疑是最大的。俄圣彼得堡远东国家研究中心负责人基里尔分析说,中美互相关闭对方领事馆并不意味着两国之间的关系完全破裂,必须清楚这只是一种外交手段。他认为,领事馆数量减少,意味着双方发展合作的机会将减少,但美中彻底“脱钩”不现实,即使未来不排除两国召回大使的可能性,也不意味着两国关系就会结束。 【编辑:李玉素】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新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0-2016 gcjjx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工程经济信息网 京ICP备06026511号